Vanteyo_

EXO&BTS&魔道祖师💜
国旻&博君一肖&忘羡❤️
weibo/wx/qq同名搜索💛

【博君一肖】低血糖 番外一 雨中即景

*告白后很久




*暴雨求救




*越兴奋越面瘫 各自小小的心机




夏季暴雨说来就来。



同学会提前离场的肖战被这突如其来的瓢泼大雨弄得手足无措。他站在一楼大厅里,狂风挟雨冲入大门,连室内的人都无一幸免。被风迷得睁不开眼的他,只好给弟弟打电话。



“喂老王,干嘛呢,有空来送伞不?”


一片嘈杂。



“你在练滑板吗?还要多久?我在银泰等你。”



“......西门公交车站,我现在来。”对方直接挂了电话。



肖战有些懊恼。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打扰他练习了。



-



“战哥你出来没,我摩托进不去的。”



“雨这么大我怎么可能出来啊,你先去停车,人过来行不?”



“太吵了。我绕一圈,你快点。”



肖战看着手机屏幕有些焦虑,弟弟好像有点烦躁了。



-



“王一博,你先去停车,然后把伞带过来!”



“你在哪里?”有交警赶人的声音,哥哥开始担心。



“商场西门里边,雨太大出不来的!”



“你等着。”



拎着大包小包的肖战手臂有些酸痛,怀疑弟弟是否听到了他的话。



-



就在肖战开始茫然无措时,王一博打来电话让他出来盯车。



他站在门口,白衬衫几乎湿透。一个模糊的紫色身影沿着建筑挪动过来,招了招手:“你别过来,我过去。”他喊道。



肖战撑开伞,却见伞面破了大洞,又望向弟弟。



他面无表情地揽过淋湿的哥哥,丝毫不在意自己的衣服也惨遭浸水:“你打伞,我指路。”



-



“老王,知道我家在哪儿不?”



“去你家?好。”



“为什么连雨衣都不拿?这你就欺负人了啊,我会感冒的!”



“你打扰我练习我还没找你算账,反而让我湿透,究竟谁欺负人?”



“奇了怪了究竟谁是哥哥?”



“所以这是补偿啊,还没见过肖老师湿身呢,第一次发现穿着衣服的肖老师比d*i的时候还要sq哦想试试呢。”



“哇王一博你是人吗?试毛线哦难道有区别?”


-


哗啦啦啦啦下雨了,看到大家嘛都在跑

叭叭叭叭叭计程车,他们的生意是特别好

你有钱坐不到,哗啦啦啦啦淋湿了

好多人脸上嘛失去了笑,无奈何望着天

叹叹气把头摇,感觉天色不对

最好把雨伞带好,不要等雨来了

见你又躲又跑,轰隆隆隆打雷了

胆小的人都不敢跑,无奈何望着天

叹叹气把头摇,哗啦啦啦啦下雨了

看到大家嘛都在跑,叭叭叭叭叭计程车

他们的生意是特别好,你有钱坐不到

哗啦啦啦啦淋湿了,好多人脸上嘛失去了笑

无奈何望着天,叹叹气把头摇

感觉天色不对,最好把雨伞带好

不要等雨来了,见你又躲又跑

轰隆隆隆打雷了,胆小的人都不敢跑

无奈何望着天,叹叹气把头摇


<番外完>


【博君一肖】低血糖 09



*狗血预警给我爆表/又晕了




*明明是开学前一天却在写国庆假期的事




*真香前夕


*太久没更开始废话连篇前后风格迥异




 


09


 


 


国庆小长假,两人约好在城郊一个废弃的公园练滑板。


 


石头剪刀布时,王一博故意输给臭手肖战,说是要去找小店买饮料,其实摩托上早已备着他最爱喝的可乐。


 


他提溜着塑料袋,用滑板花了5分钟的时间跑了一个来回,却没有在原地看到哥哥。他莫名有些烦躁。转了一圈才发现,这哥哥睁着眼睛一动不动,抱着腿坐在台阶上。


 


王一博看他没反应,以为他哥累了,正神游天外,冲他喊道:“zhei哥哥,还不快起来!玩儿捉迷藏吗?找了你半天可乐都不冰了”/web这人一激动话就多/摊手


 


他站得太远,看得不甚真切,直到蹲在他面前才看到他懈怠的眼神和额上细密的一层汗。 “绝对不是累成这样的。”王一博的心又悬起来。


 


“战哥?肖老师?”他低声在他耳边唤,突然明白为什么刚才一直没发现这哥病发。左手自然而然地扶住他后脑,伸出大拇指在他下唇瓣儿上抹了一下,“真是…还抹唇膏伪装?都这个样子了还逞强,你要气死我吗?然后继承我的滑板和摩托?”


 


 覆着唇膏的指尖微微颤抖,是蜜桃味儿的,温暖的颜色。他不合时宜地想起了树上青涩的小白桃,坚硬而酸涩。


 


看着他毫无反应的样子,王一博浑身发抖,也不知是气还是急:“你的糖呢?给我动动嘴。”


 


“有”JPG模式的肖战与身旁被风刮得东倒西歪的杂草格格不入,靠山归来,立刻朝他的那个方向倒去。他几乎是在用气说话,惜字如金。


 


“在哪?”


 


肖战的嘴唇动了动,没能说出话来,头一歪,却把眼睛给闭上了。


 


“你不告诉我,我可要搜身了。”王一博只知道他平时把糖装在口袋里,也并非不知他没有力气,只是为难得的亲密接触找借口罢了。


-


后来两人心无芥蒂了,一并躺在床上畅所欲言、天南海北,肖战偶尔会抱怨他总是那么霸道,强迫他喝别人杯子里的水,还被迫搜身,让他很难堪。


 


王一博也会调侃他:“肖老师这zhei话说的,我哪是别人呢?是嫌现在的‘亲密接触’太少?”


 


接着又是一场大战。


-


 


好不容易把哥哥的腿摆正,他绕到乖乖的“人偶”背后的台阶上坐下,为他挡住来势汹汹的风。哥哥的重心几乎全部转移到他身上,毛茸茸的头发丝扫过他的下巴,一阵阵洗发水的清香钻入鼻腔,饶是定力如王一博,也忍不住停下了动作。天气转凉,怕热的哥哥还是穿着一件宽松的长袖卫衣。把一个比他年长还比他高的人圈在怀里,弟弟只觉得功德圆满,神游了好一阵才回过神来,只觉得心都要被这颗重庆小太阳融化。


 


他不是不会与别人相处,只是没有遇到对的人。他不善于改变自己,面对不同的环境不会去磨平自己的棱角。他的形象与阳光开朗毫无关联,他以为世界上没有可以容纳他的地方。却不知道像哥哥那样明亮的人,是用自己的温度去融化棱角而苛求的环境。


 


幸亏弟弟常年锻炼又是练舞出身,搜起身来动作可是利索非凡。他瞥到他衣服下摆的那个两端开口的口袋,缓缓将手伸进去,果然摸到一个圆筒状物。当王一博再次看到哥哥苍白如纸的脸,与那殷红如血的糖罐,他彻底疯了。


 


糖和可乐,都是用嘴渡给哥哥的。他用尖尖的牙齿撕磨这那两片富有质感的唇肉,舔弄那倾国倾城却自以为无辜的唇下痣,用rapper灵活的舌闯破毫无防备的牙关,脑海中只剩沉沦与占有。


 


看着唇瓣涌上一丝一丝的血色,他清醒了,恐惧了,崩溃了。


 


他看见面前的人慢慢露出一个撒旦的笑容:“不是乖乖的小学弟,而是喜欢男人变态呢。”




<tbc>


//下一节真香警告还用说吗?!

【博君一肖】低血糖 07-08







07


*狗血/ooc预警满级


*一点点战博


*肖战一年四季雷打不动的衬衫


 




肖战感觉自己的灵魂抽动了一下。他瞥了一眼手里拖把,笑道:“…哦学弟来啦,你先把东西放一下,我去洗拖把哈。”


 


进入房间前,他好像看到门后夹着个扫帚。


 


“学弟搞得怎么样啊”肖战站在他的椅背后,俯下身来看。


 


“学长可以叫我名字。”他连头也没抬,死死地盯着散发荧光的屏幕,脸上一阵色彩缤纷。对肖战说的第二句话,再次让他手足无措。


 


王一博?也太生分了吧,我又不是大你十多岁的哥哥。可那样的话会不会故作亲近了?


 


“一博?”看前面的人没反应,就这么应付了吧,反正也叫不了几次。想着他总学长学长的叫也不好,又道“叫我战哥就行,大家都这么称呼我的。”


 


这个冷气护体的小学弟嘴角扬了一下,转过身来:“好啊战哥,我们开始吧。”


 


小令提供的情报有误啊,男孩只是不擅于运用表情罢了。难道是因为太紧张?


 


顺理成章地,他们互换了寝室号码。多和优秀的人交流,自己也会更优秀。肖战默默为自己的行为找借口。


 


08


 


舞台前的彩排。


 


“哎你这个动作不对,是有一股势把动作带出来,这样太僵硬。”


“…你忍心看到我摔跤不来扶我老人家一把?”


“肖老师应该健身,力度不够。”


“你知道你在跟上一届男子400m第三的获奖者说话?”


“这里本届男子3000m冠军。”


 


演播厅一角,有一个独立的小世界。


 


 “十佳歌手”当天,肖战陪着道具组的一博弟弟早早到演播厅——做苦工。


 


“我这学长是不是对学弟好的过分了?敢情我翘了一下午的社团活动就是来陪你做免费劳动力的?”肖战往钢琴上一靠,皱眉道。


 


“这明明是免费健身,肖老师居然不感谢我。”王一博把矿泉水箱搬到他脚下,汗水洇湿紧贴背部的白色布料,略略透明,“把水瓶放到评委席上,包括你的。”


 


“你直接放到那张桌子上就好了啊,你这样我还得把箱子抱过去呢。”肖战弯下腰,对他的行为表示疑惑。抱起箱子才意识到他在嘲笑他没有自知之明,而同时也羡慕着学弟的力量。


 


唉,这弟弟。/不当大哥好多年


-


“第一个串场节目开始了啊…对了,一博是第一次在校做正经演出吧,不紧张吗?上台后别忘词哦。”肖战在幕后轻声提醒道。


 


“可你一说我反而更紧张了。”王一博搓搓胳膊,“忘词了又能怎么样?这是对我练习成果的检验,我不会出错。”


 


肖战狡黠一笑:“那我告诉你一个缓解紧张的方法,好不好?”


 


不顾对面那人一脸“你要干什么”的表情,他轻轻抱住了这个肩膀还略显稚嫩的小学弟。他很瘦,而肖战穿着宽袖衬衫,手臂遮蔽了他的上半身。脖颈相抵,胸口相贴,温暖迅速蔓延至全身。


 


王一博愣住了。他怀疑自己置身于梦境。这份给予、温度使他狂躁不安的心渐渐平静下来。


 


不知过了多久,他强迫自己脱离这个怀抱,沉声道:“谢谢战哥。我好多了。”


 


肖战嘴角一动,露出了八个牙齿。心中却想着,他怎么看起来更不开心了。


 


所幸《沧海一声笑》不需要过于活泼的台风,这样一种沉郁竟被他反转成不羁与洒脱,把不惧世俗的兄弟情演绎得淋漓尽致,连表演艺术系的评委都要拍拍肖战的肩说上一句:“长江后浪推前浪,小战可得加油啊,指不定将来你也要被他狠狠压制住哦。”


 


一语成谶。




<tbc>


作者有话说:我发文是一千字一次 07-09快两千了所以这次只有两节 不是懒😢

预告:下一节甜度升级/豹哭



博君一肖 低血糖 番外警告‼️



这位哥哥,开朗的笑容不要钱似的成天挂着。就好像冬日清晨,一束阳光透过小窗斜斜射入,映得整个房间熠熠生辉。他像小太阳,也许我只是他仰望者的其中之一,却足够照亮我的全部。王一博这样想。

【博君一肖】低血糖 04-06

【博君一肖】低血糖 04-06



*重逢


*10月艺术节

*稍微改了一点人设,评论找不同




04


九月匆匆离去,裹走炎炎夏意。转眼间又到了一年一度的校艺术节。

 

“十佳歌手的logo设计您什么时候交啊肖老师,这文艺部都催到我头上来了!还说要把小店的糖抢光啊!”

 

“唉,您别提了,一说我就心烦。社团那群小子没一个省心的。反而这学期新招来的几个手脚利索。”

 

“不是我说啊,每年艺术节咱绘画设计社都得掉一吨头发,除了还不熟悉校园的大一新生,学弟学妹们一个比一个能唱会跳。这么多平台供他们大展身手,哪还有心思放在我们这儿?对了老肖,去年十佳歌手你首次出山就拿了金奖,这届你好像还得做评委?有什么劲爆内幕没有?”

 

“嘿嘿那本评委就给你独家剧透,今年的中场节目我有个合作舞台,一个大一的rapper”

 

“哇你能耐啊,话说你一vocal怎么能跟他扯一块儿去?”

 

“提示一下,锤子舞”

 

“……是军训一舞成名的那个——王一博学弟?天那场直播太震撼了!他不是个dancer吗?”

 

“我那时也很奇怪。直到开学一周后文艺部找他交流,才发现他居然还是个R。”

 

“这反射弧真够长的。然后呢?”

 

“这届主题不刚好是‘青春无悔,友谊长存’嘛,为了应付领导,就让我们合作《沧海一声笑》咯”/注:沧海一声笑的背景的确是高洁 超脱的友谊/

 

“这么老套…不对啊那首有Rap?”

 

“所以让万能的小学弟去改编嘛,改版早就通过了。这帅小伙在音乐上造诣颇深,下午我还得去找他合一合,顺便切磋切磋哈哈”

 



05


肖战无精打采地扒拉着饭,眼神空洞,神游天外。


-10分钟前-


文艺部小令:沧海一声笑inst.mp3


文艺部小令:沧海一声笑guide.mp3


文艺部小令:推荐联系人YiBo


文艺部小令:肖老师再确认一下是否ok


DAYTOY:谢谢 下午x点7307是不


文艺部小令:对的 一博学弟和你两个人


DAYTOY:[OK]请问对学弟有什么要注意的地方吗


文艺部小令:有 他人比较冷 你得多跟他说说话


文艺部小令:害 也别说太多 上次跟他沟通的那个姐妹被教训了


文艺部小令:他说 你家里人不会嫌你烦吗/笑哭


DAYTOY:……我也不像自来熟吧


DAYTOY:感觉这次合作会很艰辛曲折


文艺部小令:肖老师保重 有什么需要及时联系我/拜拜


DAYTOY:等等等等等一下


DAYTOY:??


-


生活终于向我下手了。看在学弟的份儿上,就拉他一把吧。






06


他提前了半个小时来到社团活动室,果然空无一人。“为什么会对他抱有很大期望的感觉?”


 


推开教室的门,他愣在门口:“哇——”灰尘堆积的地板上,电线横七竖八地胡乱缠绕着,谱架、钢琴、电脑、桌椅更是不禁摸,“这一片狼藉……原来我是免费清洁工吗?”


 


只有一个不起眼的、还算干净的角落里放着一副与灰暗的周围格格不入的滑板。它的主人多半也是个桀骜之人吧。


 


他却没想到,这样一个“破败”教室里,怎么会有这么一副一尘不染的滑板。/好吧其实是因为gg近视


 


所幸屋子不大,等他把房间打扫得焕然一新时,学弟敲门进来了。




百闻不如一见。打小以为学弟是世界上最好哄的生物的肖战,终于遇上滑铁卢。听说rapper气场强大,可这也太过分了吧。完全是可以出道的形象了。


 


大码黑T配上大金链子(不是),宽松裤上满是口袋(?),一双航空母舰hold住全场。年轻人的时尚好像不太懂的亚子?肖战扪心自问自己审美不错,可这样的穿搭他想破头也不会往这方面考虑。“怪不得他们天天欺负我,感情是我穿搭太小白兔了?日常风不好吗?”

一时无言。




“学长你好,我是王一博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作者有话说:gg是个(伪)低血糖患者,强调“伪”,是因为以他的性格不会把这种事告诉他人(包括朋友),况且症状不是很严重,只是有一点异于常人罢了。朋友们也只是以为他只是特别爱吃糖而已,常常扬言要垄断小超市里所有糖果呢。

dd其实是个不想让别人看到他的付出、帮助的人。dd对夸奖和感谢很抗拒,宁可别人骂他,也不想在赞美中手足无措。《低血糖》放大了dd不爱说话的点,ooc的锅我背。


【博君一肖】低血糖 预告



*一个xhb为博肖见面铺垫

*不是无厘头 只不过正文还没放




-消息记录-


文艺部小令:沧海一声笑inst.mp3


文艺部小令:沧海一声笑guide.mp3


文艺部小令:推荐联系人YiBo


文艺部小令:肖老师再确认一下是否ok


DAYTOY:谢谢 下午x点7307是不


文艺部小令:对的 一博学弟和你两个人


DAYTOY:[OK]请问对学弟有什么要注意的地方吗


文艺部小令:有 他人比较冷 你得多跟他说说话


文艺部小令:害 也别说太多 上次跟他沟通的那个姐妹被教训了


文艺部小令:他说 你家里人不会嫌你烦吗/笑哭


DAYTOY:……我也不像自来熟吧


DAYTOY:感觉这次合作会很艰辛曲折


文艺部小令:肖老师保重 有什么需要及时联系我/拜拜


DAYTOY:等等等等等一下


DAYTOY:??

【博君一肖】低血糖

*bjyx/短篇/校园AU/双商悬殊攻x(伪)低血糖迷糊受(ooc)/小清新甜/HE


*低血糖晕倒具体症状可能有误 别纠结这个


*web比xz小3岁 大一x大三


*沙雕文学 废话多 起名废 有私设 


   


00


作为一个(伪)低血糖患者,肖战的口袋里总装着一管子糖。


         


正是暑假,前不久和朋友去首尔狗con的他换了一身联名向姐姐宣璐炫耀。


 


“战战花钱能力认证!三天17万(韩元)!说好穷游的呢?”宣璐化身柠檬精怒怼。


 


“唉别说啦……我请你吃糖!”


 


他翻出口袋,却懊恼地发现只剩一颗了。“我的糖……”他抿着嘴,不舍地望着。


 


“这是我们学校最好吃的了,”说着他打开某宝扫包装上的二维码,“要是你再晚开学一周,你就能带几管走了。”


 


“行啦,不划算的。”宣璐夺过他的手机,“多大了还用海绵宝宝做屏保。”


 


“喂这是艺术!”


 


“行行行那糖你自己吃了吧,祝你和艺术百年好合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


他剥开糖纸,猛得嗅了一下又顿住了。


 


姐姐倒劝着:“好啦你再不吃我可眼馋啊……”


 


 


01


刚开学时总是特别忙碌,肖战还在梦里蹦迪就被于斌拉出去干活,俩人只吃了一点高热量的零食就匆匆离寝。


 


大教室的空调不知被谁按到18度,肖战裹着外套,不禁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。他的夏天里,那件薄薄的外套才是必不可少的。


 


一股凉意在他身躯中弥漫开。原本小动作不断的他立刻端正起来。“不好,早上吃的那一点东西都被消耗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”他低头看了一眼表,“还有20min就能休息了,撑住啊兄弟!”


 


曾经他因为没吃早饭,饿晕倒在画室里。幸好被一个同学发现,及时喂了几块巧克力。那种大脑被扔进暗无天日的冰窟中的感觉,便再也忘不掉了。


 


手脚发软,四肢无力,头脑冰凉,耳朵嗡嗡的响。


 


他开始怀念起那块巧克力的味道。可明明只是一块普通的建达啊。


 


他还记得那位同学特好心地把他抱到画室的沙发上,调整好姿势,又给他喂了些热水,似乎是把剩下的巧克力放在肖战的手心握好,才去叫了负责的老师。


 


被温暖的怀抱包围着周身,舒适得让他想依赖,甚至差点呻吟出声。


 


肖战那时不是没有被吓到。只是他眼前一片漆黑,一点儿也不想动,怕是有心无力。不然他会允许被公主抱?被投喂?靠低血糖晕倒喝热水有用?糖水不配拥有姓名?


 


肖战不是没想过找到那个神秘人,只是当他终于想明白的时候,那人已经无迹可寻了。


 


02


<肖战视角>


头脑越发昏昏沉沉,我习惯性地掏了掏口袋,心一凉“早吃完了来着”。


 


谢天谢地,下一秒就宣布了中场休息。于斌?他没有带零食的习惯;刘海宽?为什么坐的那么远,等我走过去早就昏古七了。难道真的要碰运气?


 


我小心翼翼地戳了戳旁边女孩的肩:“同学你有带糖或别的什么零食吗?”


 


她还在奋笔疾书,道:“没有哎,”抬头想看看是谁那么幼稚,却吃了一惊“啊战哥你脸色好苍白!是低血糖吗?”


 


我虚弱地点点头,心道“还好,是个认识的”。


 


那女生立刻彪悍地回头:“王老师!江湖救急!”


 


我……不是吧朋友,叫老师来干什么,这下铁定又要被医务室坑钱了……可是根本来不及阻止,那人就挟着风出现在我身前。


 


我被这风刮得一阵视线模糊,忽然觉得这身影不大对劲,忙从口袋里拿出眼镜想看得更仔细,可那感觉一瞬间就过去了。我捏着眼镜腿儿调整角度,隐约看见一根绿色棍状物体在眼前晃悠。好像听到那身影自言自语:“程度不轻。”又丢给那女生了个什么东西“这个给他吃了,我去倒水。”


 


“同学,水杯给我。”


 


我眯着眼睛,迷茫地摇摇头,仿佛刚才那个把口袋里的小铅笔当成眼镜儿在眼前晃的人不是我。


 


他愣是没头没尾地回了句:“都是男的,不介意吧。”


 


在我近乎痴呆的目光中,他回座位拿了些什么东西,大步流星地向外走去。


 


……


 


啃一边小口磨着苦不拉几的德芙,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。


 


靠现在拒绝还来得及吗!!!


 


 


03


躺在床上,我冲着窗外的星星眨巴眼。


 


我不仅再次错过了恩人的容貌,还把他当成了那个神秘人。


 


明明那么不同。建达和德芙。热水和糖水。


 


别瞎想了。


 


希望明天也能遇到他。


 


不能总是欠别人,最起码也得道个谢吧。


 


<tbc>